<   2007年 08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懸賞 懸賞

透明的世界

懸賞 2007年 08月 31日 懸賞

《透明的世界》是藤原飞吕的短篇故事,作为首部连载作品,《会长是女仆大人》无疑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单行本一中收录了这个和轻松搞笑的《女仆大人》不一样风格的短篇,女主角的性格和美咲相差很远,但是把短短40页的故事看完,对女主角如月满的喜欢不亚于美咲。惹人喜欢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善良的心。
记得从高中开始我就没有再看少女漫画了,因为我不喜欢那种小白的情爱故事。受不来那种把爱情当作最高信仰的小白女角,也看不惯这样的女孩居然有N个男孩愿意为她付出。反正就很讨厌风花雪月的调调,或许我这个人天生就缺乏爱情细胞吧。少年和BL作品成为了我的主要精神食粮。
不过后来由于工作关系,不得不接触到N多少女漫画时,其中有这么一部是吸引我的。
《女仆大人》在2006年6月号的《LaLa》上开始连载,之前推出过短篇故事,由于反响不错所以才决定连载吧?这个故事都是以短故事为主,以美咲和碓冰的互动作主线。少女漫画都是以描写女主角为主,这部也不例外,讨厌之前的N部作品却喜欢这部,主要因为喜欢美咲这个角色。她不聪明也不算太美丽,但是无论做什么都非常努力,很多时处处要保护女孩的这点感觉非常的萌。就连我这个看什么作品都喜欢YY的人都舍不得把碓冰跟别人配对,因为碓冰和美咲是最适合彼此的~~
至于《透明的世界》中,有点自卑的女主角也是很努力的人呢,虽然最后的结局很悲伤,但重要是满能在那奇特的经历中成长。
其实,我不是讨厌少女漫画,只是讨厌除了爱情就什么都不在乎的女性角色而已。
[PR]

by huolisa | 2007-08-31 19:07 | 碎碎念

火影367~鸣人身世首度公开!

懸賞 2007年 08月 27日 懸賞

看了这回,第一感觉就是惊讶——鸣人也来身世大揭密了?他的母亲是前涡之国的忍者,用前这个词也就是涡之国已经灭亡了,而鸣人的父亲则很隐讳地暗示为四代目。

虽然自来也说了鸣人就像他的孙子,而之前又说四代像他儿子——一般人都会理解为鸣人就是四代的儿子。

不过不要忘记了,自来也教导的学生不只四代一个,根据同组的人肯定可以配对……呃,不,应该是说肯定内有文章的定律,鸣人的父亲亦有可能是和四代目同是自来也学生的某人。

自来也做老师的时候,一定发生了好多事情~~~

虽然蛮喜欢鸣人是四代目儿子这个设定……但如果这是真相,又觉得太没悬念了……

读者还真的难服侍啊~~~~
[PR]

by huolisa | 2007-08-27 22:36 | 动漫相关

哥哥与弟媳间的对话?ABOUT火影366

懸賞 2007年 08月 19日 懸賞

等了两周,总算等到《火影》366了,原以为在鼬面前的是鸣人的影分身,谁知道是本尊!佐助你死哪里去了,再不蒲头你家老婆真的会被拐的啊!!
哥哥问:“为何对我的弟弟那么指着,他可是叛忍啊。”
当然了,他是哥哥你家弟弟的媳妇儿嘛~~~~老公打伤自己出走,当然要追回家罚他跪主板啦!不过官方的回答是:“我觉得他更像我的兄弟。”(GOOD JOB!鸣人真的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小受!)
鼬听到鸣人的回答后笑了一下,这笑容是纳闷那个笨蛋弟弟有个如此好的媳妇可惜自己还是孤家寡人的苦笑呢,还是安慰弟弟有个如此贤惠的老婆呢?
他有话要对鸣人说,我想,那话大概是:“我是有苦衷才会那样做,弟弟就拜托你了”之类的吧。
到目前为止我都相信哥哥不是灭族的真凶,尤其多了个写轮眼持有者登场更让我坚信哥哥是清白的。他极有可能为了找真正的凶手才叛走的。因为路途危险不能带上年幼的佐助,只好让他认为自己是灭族的凶手,用仇恨的力量鞭策佐助变强协助自己。
鼬会找上鸣人跟他说了些目前还不能让我们知道的话,明显就是要鸣人向佐助解析一切,毕竟有些问题兄弟不方便谈,找弟媳传话是最好的了~~~
聪明的哥哥~~~原来鼬还很清楚弟弟妻不可窥的道理嘛,还以为他要拐走鸣人(其实我是蛮期待的)。

接下来是自来也和纲手的对话……气氛越看越不对劲,AB该不会想下一个人拿自来也开刀吧?用传说中的三忍之一都败阵来证明晓老大的强大?!不要……虽然大蛇丸死了,但自来也你不用那么心急跟着去的啊~~~~

好了,最后的最后就是戏肉——兄弟相遇!希望在鸣人感到之前这两兄弟不要挂了一个。
阿门~~~
[PR]

by huolisa | 2007-08-19 17:05 | 碎碎念

MOEMOE的《光速跑者21号》第100集

懸賞 2007年 08月 18日 懸賞

哟!果然进濑是《光速》的官配来着!!!

看完动画第100集,偶要高呼STAFF万岁。

这集的萌点是英雄救美外加野外告白(?)

话说,感到压力的濑那越来越迷茫,不知道要怎么做才不辜负大家对他的期望。此时,陆出现并且找他一起去富士山,看在那里练习的王城队(这是明显的刺探敌情吧,陆),濑那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想着,如果看到进,心中的焦虑应该可以消失吧(啊啊,濑那,果然只有进可以让你安心啊!)。

于是,两人出发到富士山,并进去山林中寻找做登山练习的进和樱庭(进和樱庭暧昧的那段PASS~~),陆耗了很大力气才追上他们,转过身时却发现濑那不见了!迷路的濑那一个人在山林中徘徊,天色变暗。濑那不知道怎么办好时,在娇小的他面前出现了巨熊!濑那吓得马上逃跑,可是前面已经无路了!此时,进英勇登场!脱下衣服(喂喂),解下身上的铅块(哦~~),进和巨熊展开搏斗,虽说搏斗,但进轻易胜出,巨熊被他打爬在地上。

天完全变黑了,两人生了个火,进被对着濑那舒缓肌肉(进的身材超好……),濑那坐在木头上,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他还是说了,什么“近来,很不安”,“心经常咚咚的跳个不停”,我说,如果加上句“每次想到进的事情”的话,这就变成告白了!

而一向冷淡的进没有丢下濑那不管,虽然是对手,但他对着濑那时会特别有耐心,特别温和。他向濑那解析这是压力,也告诉了他自己克服压力的方法。当濑那想通了,高兴地向他道谢时,进的表情真的……超柔和!进那颗木头,原来还有宠攻的潜质呢!

然而很好的气氛下一秒就被进那个木头搞浑了,濑那发现他和进也迷路了,紧张该怎么办好,进“好心”安慰他不要担心,他们有食物——躺在那边的巨熊==。濑那一头黑线,幸好陆和樱庭找到他们,濑那才逃过要吃熊的命运。

回家的路上,濑那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迷惘,陆问他发生过什么事,他只是笑得很暧昧,却没有回答。啊,我的确在看少年热血动画吗?可是我怎么觉得在看一只可爱的小受被他家呆呆的攻安慰过后,重拾信心的耽美情节啊。



暧昧万岁的第100集

呵呵~~~
[PR]

by huolisa | 2007-08-18 18:05 | 碎碎念

进濑一百问~~(ES21同人)

懸賞 2007年 08月 18日 懸賞

一个沉默一个胆小容易害羞,他们做的100问究竟怎样呢?
1、 请问两位的姓名?
进:进清十郎。
濑那:小早川濑那。不好意思,进,因为蛭魔学长无论如何都要我和你做这个问卷所以……(想到蛭魔恶魔般的笑容濑那打了一个冷颤)
进:没关系。

2、 年龄是?
进:17岁。
濑那:16岁。

3 、性别是?
进:男
濑那:……(这是什么问题?)男。

4 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进:认真,执着。
濑那:……胆小吧……
进:濑那也是很认真的人。
濑那:(脸红)进……

5 对方的性格?
濑那:进非常认真,非常了不起的人!
进:知道自己的不足也毫不退避,濑那是非常坚强的人。
濑那:(脸红,不好意思)

6、两个人是在什么地方相遇的?
濑那:丘比特学院,那时候进和樱庭来看我们的比赛。
进:是吗?我以为是在我们比赛的时候……
濑那: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为光速蒙面侠21,那么不显眼的我难怪进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有点不开心)
进:对不起!
濑那:不要紧的,不用道歉。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濑那:居然那么快的速度冲上前救了那个女生这个人真是很厉害呢。
进:那个时候你也看到了?
濑那:嗯,我就站在附近嘛。
进:对濑那的第一印象是他可能长期进行脚程训练但是美式足球却只是初学者。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濑那:呃……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这究竟是什么问卷啊?
进:全部。
濑那:(有点不好意思)进很厉害,我希望能战胜他,之后经常会想到他的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所以应该是喜欢他的全部吧……

9、讨厌对方哪一点?
进:……
濑那:(不安地看着进)我不讨厌进……
进:如果濑那和他们啦啦队队长太密切的话我会不喜欢。
濑那:(脸红)我们只是朋友啦。

10、你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进:好。
濑那:(脸红、小声地说)好。

11、你怎么称呼对方?
进:光速蒙面侠21、小早川、濑那。
濑那:进,有时会叫清十郎。

12、你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进:濑那喜欢就好。
濑那:我也是。不过可以的话,不想被进叫光速蒙面侠就是了……
进:你不喜欢吗?
濑那:不,也不是不喜欢,只是感觉很疏远所以……
进:我明白了。那我以后不叫了。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你觉得对方是?
濑那:马吧,一匹俊马。
进:可爱的小狗。
濑那:呵,我还担心你说是蝙蝠呢。
进:你比较像温顺的小动物。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送?
濑那:手机……因为之前那台又被他弄坏了。没有手机不方便联络,所以请你下次不要再弄坏它了。
进:(点头)我想不到要送什么。
濑那:就知道……

15、那么你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进: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濑那:球鞋吧,之前的那双烂了。
进:那我明天送你一对吧。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
进:有时候太逞强了,这么纤幼的体格硬闯高大的防守卫筑起的围墙可是会受伤的。
濑那:(委屈的模样)我知道,可是进也是玩美式足球,我想你应该明白的……
进:我会担心……
濑那:我会让自己跑得更快让你放心的!进你才是,有时候过于认真,太死板是不行的。

17 你的毛病是?
进:有时会过于死板。
濑那:有时会过于逞强吧。

18、对方的毛病是?
进:这个问题和之前的重复了。
濑那:是啊,PASS这题吧。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不快?
进:之前也说过了,和他们队的啦啦队队长过于亲密。
濑那:我努力做的东西他居然说已经过了摄取时间不想进食。于是我一个人把东西全吃了。

20、你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濑那:我和铃音只是朋友。他要不快我也没办法。
进:你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为了做我喜欢吃的东西辛苦了一整天。下次你做什么什么时候给我我都会吃好吗?
濑那:哼。

21、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进:情人。
濑那:(脸红)(为什么蛭魔学长要我们来做这奇怪的问卷呢?)同上。

22、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进:河边。
濑那:我们约好一起跑步锻炼。

23、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进:不错。
濑那:虽然两人不说话就在一直在跑,不过能和进一起跑步我很高兴。

24、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濑那:什么都没发生……那时我们还不是情人,不过两人单独在一起也不算是约会吧?
进:(摇头)不清楚。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进:河边或者公园。通常都是一起跑步。
濑那:嗯。

26、你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濑那:看电影吃饭之后去他家……(脸红)
进:我会买濑那最喜欢的芝士蛋糕。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进:我。
濑那:嗯。吓我一跳,进居然说喜欢我。那时我也在为我们的关系烦恼着,没想到进居然也有同样的感觉。那时候真的非常高兴呢。

28、你有多喜欢对方?
进:濑那和美式足球同样重要。
濑那:很喜欢。

29、是爱么?
进:是。
濑那:(脸红)嗯。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困扰?
进:他说“进是笨蛋”之后生气跑掉。
濑那:我想应该是他说“我们还是分开吧。”,不过他一次都没说过。(笑)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进:问清楚他。
濑那:会很伤心……可是不敢问他……(有点难过的样子)
进:我不会变心的。(心痛地把濑那拥入怀里。)

32、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进:……如果濑那变心只能说明我做得不够好。我会努力不让他变心的。
濑那:(脸红)我……我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进:去蛭魔那里要人。
濑那:报警吧。进不可能迟到那么久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34、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一部分?
进:腰,小小的可以一手环抱起来。
濑那:(继续脸红)双手吧……能有力地把我拥抱住。不过在球场上就很怕被他抱住就是了。
进:你每次都跑得很拼命。
濑那:当然。被你抓到就输了嘛。

35、对方最性感的表情?
进: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的表情。
濑那:(原来这样……难怪每次我抬头看着他都会被吻。可是,进比我高,我当然要抬头看他啦。)认真地比赛的表情。
进:难怪每次我比赛完你都会特别热情。
濑那:(脸更红了)……

36、两个人在一起,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进:他靠过来搂住我的时候。
濑那:我也是……被抱住的时候……

37、你会向对方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么?
进:不会。
濑那:……
进:你会?
濑那:如果是善意的谎言的话……进生气了?
进:有点。我希望你对我完全坦白。
濑那:好吧,拜托你可以不要一直破坏那些高科技产品吗?难道你打算我们之后的生活要远离它们?
进:呃……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进:锻炼吧。感觉很充实。
濑那:充实和幸福是有点不一样的。
进:那和濑那一起锻炼的感觉就是幸福了吧?
濑那:(脸红)我也是……和进在一起就会感觉很幸福。就算每次约会都是跑步锻炼我也不是很介意……

39曾经吵架么?
进:吵过。
濑那:嗯。

40、都是为了些什么而吵架的呢?
濑那:因为进什么都不跟我说……有时候我觉得他根本不需要我……
进:对不起。可是你不也一样?我曾经觉得可能那个女孩更加适合你。

41、之后如何和好?
濑那:我变得没有精神练习,蛭魔学长看不过去帮忙了。(想到他怎么帮忙濑那一头黑线)
进:濑那居然发着高烧出现在我家门口,还哭着问我是不是不要他了,把我吓死了,不停地安慰他,让他冷静下来。之后马上送他去医院。难道那些都是蛭魔安排的?
濑那:(点头)那天我生病了,蛭魔约我出来跟我说你好像打算分手……
进:虽然感谢他的帮忙,但这样太过分了,幸好你没事。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进:我不相信这些。
濑那:但如果有不是很浪漫吗?我会希望。
(进紧紧地抱住濑那)

43、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濑那:他说“你尽力跑得更快吧,我一定会追上你的”的时候。
进:他说“我在光速的世界等你”的时候。

44、你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进:努力地达到光速的世界。
濑那:因为这样我被蛭魔学长骂了,他说我应该让进变得堕落才对。(笑)不过我不会让蛭魔学长用我来要挟进,我希望是进什么时候都能全力比赛。

45、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濑那:好像没有那个时候。虽然进平时不会把爱不爱摆在嘴边,但我一直都感觉到他的心意。
进:同上。

46、你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濑那:……进和花吗?很难想像呢。
进:小太阳花,小小的却很有活力。
濑那:你一定要强调“小”吗?

47、俩人之间有秘密么?
进:没有。
濑那:没有。

48、你的自卑感来自?
进:除了美式足球好像什么都不会了,生活上经常给濑那添麻烦。
濑那:但我觉得这样的进很可爱啊。我……一向很自卑,就算球场上是光速蒙面侠,球场下我还是那个胆小的濑那。不过现在慢慢改进中。

49、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进:公开的。
濑那:因为进觉得这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也没有隐瞒大家。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进:能!
濑那:嗯!

51、你是攻还是受?
濑那:耶?这是什么问题啊?!(快速地浏览了下面的问题)天啊,都是那方面的问题……怎么办?
进:继续做吧。不完成你会很麻烦不是吗?
濑那:……对……
进:攻。
濑那:……受。(注:濑那会一直脸红下去,因此不再作注释)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濑那:我怎么可能攻得了那个进啊。
进:我怕自己体力太好濑那会受不了所以之前可是有问过濑那愿意做哪一方的。既然他这样选择就这样决定了。

53 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濑那:我低估了进的体力……不过算了……还算满意。
进:其实我还没有尽力的。
濑那:(小声)果然是这样啊……

54 初次H的地点?
进:我家。
濑那:他家。

55 当时的感觉?
濑那:我以为自己会死掉……
进:因为是第一次所以缺乏经验和技巧,两人都不好受尤其是濑那。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进:哭着说不要……好痛……求我停下来。因为担心他所以做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濑那:他好像忍耐得很辛苦……看到他的样子觉得心里更加难受……于是忍着痛让他做完。

57 初夜的早晨你的第一句话是?
进:对不起,还很痛吗?
濑那:我已经没事了,请你不要自责。

58 每星期H的次数?
进:我们是运动员要保持体力,一周一两次就好了。
濑那:嗯。每次做完第二天我肯定不能参加训练,如果次数再多蛭魔学长一定会杀人吧?
进:对不起,还要减少吗?
濑那:(摇头)这样就好。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进:这样就行了。不影响体力又能解决需要。
濑那:解决需要?你和我H就是为了解决需要吗?
进:(紧张)我的意思是每次见到你都会想要,但我又怕影响到你的体力……我不会表达,不要生气。
濑那:(笑)开玩笑的啦。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进:尽量不让濑那觉得难受。
濑那:其实你不用那么顾忌我的,现在已经比之前习惯很多了,你可以…………(因为不好意思已经说不下去了)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进:肩膀。
濑那:耳背、锁骨。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进:耳背还有锁骨。
濑那:肩膀。(记得有一次为了挑逗进而不停地对进的肩膀又咬又舔,结果害得自己一整天不能下床,进的体力实在太惊人了。)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进:太可爱了。濑那那种样子我不会让自己以外的人看到!
濑那:进好帅……(想到平时没有什么表情的进因为自己而一副满足的表情让他也觉得心里很满足。)

64 坦白的说,你喜欢H么?
进:喜欢,如果对象是濑那。(看着濑那,希望听到他的回答)
濑那:喜欢啦。所以你以后可以不要那么多顾虑。其实……不要也只是说说而已……不是真的不想要啦。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进:家里。
濑那:嗯。

66 你想尝试的H地点?
濑那:……更衣室也不错哦。
进:你希望换个地点吗?可以来王城,我们每个选手都有独立的更衣室。
濑那:我说说而已啦!(独立的更衣室吗?)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进:之前和之后都会。因为留在里面濑那会不舒服。
濑那:嗯,不过之后那次就要麻烦进了。
进:不麻烦。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进:没有。
濑那:需要什么约定吗?

69 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进:没有。
濑那:没有。

70 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进:反对。野蛮的行为。
濑那:我也是。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麽做?
濑那:(笑)无法想像。谁有那个本事啊?
进:我会生气得想杀死对方。
濑那:放心吧,我会拼命逃跑的。我也有能力自己保护自己啦。我才不要进做杀人犯呢。
进:嗯。

72 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进:都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濑那好像之前之后都会不好意思。
濑那:你自己神经大条就不给别人纤细吗?

73 如果好朋友对你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进:决绝。
濑那:我也会决绝。

74 你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进:不太擅长,不过正在努力学习改进。
濑那:你怎么学习了?
进:高见借了许多书还有碟给我。
濑那:请你不要那么认真的表情说那种话好不……
濑那:受的好处可能是不需要什么技巧吧。

75 那么对方呢?
进:濑那你也需要擅长的吗?需要我借那些书给你学习吗?
濑那:都叫你不要那么认真地说那种事情了!
进……的技巧……其实还好啦。

76 在H时你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进:叫我的名字。
濑那:希望他说“我爱你”。

77 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进:呼吸急速地叫着我的名字很享受的表情。
濑那:很舒服的表情。

78 你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进:不行!
濑那:我也觉得那样不好。

79 你对SM有兴趣吗?
进:没有!我怎么可能那样对待濑那?
濑那:没有,听说会很痛。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体了,你会?
进:我会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了。
濑那:我会很担心,问他怎么了。

81 你对强奸怎么看?
进:卑鄙无耻。
濑那:不可饶恕的行为。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进:被打断。
濑那:(点头)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濑那:好像没有试过呢,下次到你们王城的洗澡室试试好吗?还是说连洗澡室也是独立的?
进:洗澡室和更衣室是套间来的。既然你想要我们下次就去那里试试吧。
濑那:呃……请你不要那么认真。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进:有。
濑那:那是因为我被蛭魔学长灌酒了……神志不清所以就……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濑那:我都记不清楚了,只不过第二天身体连动都不能动,一点气力都没有,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
进:因为濑那那时太可爱了,还说不要停,所以就忍不住了。

86 攻方有过強暴的行为吗?
濑那:没有。进一向很尊重我。
进:我不会做任何伤害濑那的事情。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濑那:这题就不用了。

88 对你來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濑那:喜欢的人。(看着进)
进:濑那。(看着濑那)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濑那:嗯。
进:符合。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进:没有。
濑那:进不会用的。

91 你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进:王城对泥门的比赛之后。
濑那:进居然还有体力……真是难以想像。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进:是。
濑那:是的。

93 你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进:濑那吻我哪里我都喜欢。
濑那:我也是。

94 你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进:嘴。
濑那:下巴。我的身高只能勉强够得着他的下巴吧?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濑那:应该是叫着他的名字吧。
进:抚摸他。

96 H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进: 我做什么事情都很专心。H时不会想其他。
濑那:他那么认真地做,我还会有多余的心思想别的吗?

97 一晚H的次数是?
进:2次。
濑那:再多的话明天别说参加训练,恐怕连床都起不了了。
……不过进你觉得这样够了吗?
进:我不希望造成你的困扰。
濑那:果然不够啊……其实,偶然旷课一两次也没问题的……

98 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进:我的衣服自己脱,他的我来脱。
濑那:他脱的。下次……试试我来帮你脱好吗?(笑)
进:好的。

99 对你而言H是?
进:让我感到濑那完全属于我。
濑那: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呢。其实……我还蛮喜欢被进拥抱的……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濑那:如果不是遇到了进,可能光速蒙面侠不会跑得那么快,小早川濑那还是那么无用。能遇到进实在太好了,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进:作为恋人我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如果你不嫌弃除了美式足球什么都不懂,没有情趣可言的我的话,今后请让我一直陪着你。
[PR]

by huolisa | 2007-08-18 17:15 | 同人文

不要跟变态同居! (飞轮少年同人 海晶)

懸賞 2007年 08月 18日 懸賞

自从上一次亚纪人和南树的到访后,海人的脾气变得更难捉摸。被关在以前用来关亚纪人和鄂的圆形铁笼里,晶叹了今天第102次气。
明明从总部传来的工作堆积如山,海人自己不干,他这个下属也只好认命把他的那份也做了。可是海人居然在他努力工作的时候把他拉进笼子里关起来。问他理由他就说——我无聊!
“去你的,你无聊就去工作吧!要递交总部的报告你一份没打,还有接下来的任务你也没去看!你无聊。亏你还说得出口。我可是忙的要死啊!”受不了海人不负责任的态度,被关在笼里的晶破口大骂。
被骂的海人挑了挑眉,冷冷地扫了晶一眼。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宁得罪小人,不要去招惹变态,尤其当那个变态是你的上司的时候,更是不能开罪。深知这个道理的晶在接触到海人的视线时就乖乖地闭上嘴。反正被莫明奇妙地关进笼子里又不是第一次,跟海人说道理他也不会理你,骂又不能,说又不听,晶也只好选择沉默。反正工作没做完挨罚的又不只他一个。
晶抱着膝,安静地坐在用来关亚纪人刚好,用来关他就有点小的笼子里。他大概知道海人在想什么,不久前那个男人就酷得要死地说了句“做我的人”就漠视自己的意愿把他拐上床。反应迟钝的自己在看到海人拿起鞭子时才发现事态严重。他怎么会忘了这漂亮的男人是个虐待狂呢?对SM极度反感的晶立刻拿出前任牙之王的气势,把海人扫下床,及时地解救自己的贞操。自此之后,晶虽然知道海人对他感“性”趣,但见海人没有再把他压到床上,他的心也放下了一点。为什么这个男人就爱用这种别扭的方式来表现他的爱呢?正常一点不行吗?
想着,晶哀怨地看着优雅地站在他对面吸烟的海人。几绺刘海凌乱又不失美感地落在额前,半合的凤眼带点庸懒以及危险。而那危险的意味是冲着自己来的,晶知道。近来海人经常用这种眼神看他,搞到他这几天都精神紧张,深怕海人不知几时变态发作,而他就成了无辜的受害者。而现在,海人什么都不说,就看着被关在笼子里的自己就有够让他心惊胆破了。
他不讨厌海人,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海人虽然嘴巴很毒,行为暴虐,但他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想起海人偶然的温柔,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真是的,他在乱想什么,脸红什么啊,他有不是暗恋海人的怀春少女!干吗想到海人温柔的一面会不好意思啊!?而且,千万不能喜欢上海人!绝对不能!喜欢上之后就会开始交往,交往后就会发生关系,还海人上床就会被SM 的!被绑在床上,还要承受鞭子的毒打,还有蜡烛,电动按棒…………哇啊!他想到那里去了!?
免得自己再乱想下去,晶决定开口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就这样看着我就不无聊了吗?”
海人先是一楞,接着笑得要多邪气有多邪气地反问:“那你是觉得我该再干点什么吗?”
“呃?!不!你别乱想。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晶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件多愚蠢的事。他在自掘坟墓啊!天主,佛主,真神什么都好啦,要保佑他不要被眼前这正走向他的变态玩死啊!
海人靠着笼子,俯视着笼里明显受了惊吓的晶。晶怕他?就像亚纪人和鄂怕他一样。他知道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偏激,那是因为他不知怎样温柔。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对亚纪人和鄂粗暴,因为他们理解他,而且他们有血缘这样无法切断的联系。但晶不一样。他留在自己身边,是因为工作需要。撇除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他们什么都不是。开始总部把晶安排在自己身边,他没意见。有前牙王的相助他如虎添翅。那时对晶的了解也只有以前听鄂说的种种。那时他没想到,一个知道但不熟悉的名字却带给他从来没有过的困惑。
晶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他会按时完成工作,虽然经常抱怨,但还是会连同自己的那份也完成。自己的起居生活都变成由晶来打理,晶敢叫他别吸太多烟,不要开车开那么快,虽然每次他都会对晶的话表现得不屑,但吸烟的量无意中真的减少了,晚上开车时如果晶在车厢睡着了,他就会减慢车速,免得像那次突然要刹车,那笨猪居然被抛出床还撞破头,那么反应迟钝,亏他还是前任牙之王。还有,晶喜欢天空,曾经放弃天空的他比谁都适合天空。他一直无法忘记那次偶然看到晶玩AT时那抹干净的笑脸,和蔚蓝的天空衬托起来是多么的耀眼。从此每逢晶玩AT时他都会在旁看,比以前看鄂的战斗时还要看得认真。看鄂战斗只是为了验证胜利,而看晶玩AT却是一件快乐的事。因为能看到晶快乐地笑。
晶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他的老毛病又发作了。他想证明晶是属于自己的,正如他以前用暴力证明亚纪人和鄂是属于他的一样。但看情况,被关在笼子已经是晶所能接受的最大极限。虽然他能用暴力让晶屈服,但他知道要是想晶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他就得学会温柔。
温柔,一样自他出生就没有人教过该拥有的感情。
“宇童 晶”
“哇啊!你别乱来啊!你敢对我出手我就跟总部申请调职!总部不批我就宁愿去呆监狱!你,你……”
顾不上形象,晶在笼子里哆嗦成一团。不是他没男子气概,但对着海人这个变态,他就是气概不起来啊!以前听鄂说过,他老哥变态起来还真的不是普通的暴力。他也亲眼目睹海人是怎么恶打鄂的。他又不是被虐狂,干吗要在这里受海人虐待啊!哪有人像海人那样,越在乎一个人就对他越粗暴。他虽然看得出海人喜欢自己,但,海人表达喜欢的方式他就是接受不了啊。被关起来已经是他最大限度了,海人要是敢对他乱来,他就一定跟他没完!他以前牙之王的名义起誓!牙之王?对啊!他是前任牙之王呢!要是打起来也未必会输给海人的。他怕什么呢?想起自己的身份,重拾自信的晶瞪大眼睛,一副你敢乱来我就咬死你的模样。
“呵。”
看到晶小动物般的举动,海人心理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好可爱一词。跟亚纪人完全不同的强大男孩,却出奇地可爱。
“宇童 晶”
“什,什么?”
“做我的人。”
“吓?”什么跟什么啊?做他的人?“我拒绝!”他又不是被虐狂,干嘛找个有虐待倾向的人做情人啊。虽然,听海人这样说,他的心激动了一下。
知道晶不会轻易答应,但被马上否决让海人十分不快,内心的暴虐因子涌起,化身成恶鬼的海人拿出手枪对准笼里的晶,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我不是在问你的意见。”
“我也没必要听你的!”什么态度啊?海人要是正正经经地追求他,他还可以考虑一下,但他现在这种态度,他要是屈服,就不叫宇童晶!
冷静冷静。海人一再对自己说,不能对晶粗暴。晶那种吃软不吃硬的性格,用暴力只会越来越糟。但是,能冷静的对待重要的人的就不叫鳄岛海人了。
所以, 接下来,晶的处境就从被困在笼中变成被绑在床上了。
“哇啊!你要干什么啦!放开我啦!”晶一直努力地挣扎着,可是对海人完全不起作用。晶不禁在心里纳闷着,果然是变态!绑人上床的手法如此熟练。不,他越熟练不就代表自己越危险吗?他不要啦!
“别乱动!”面对晶的惊恐,海人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晶的挣扎激起了他的欲望,晶再乱动下去,搞不好他真的会什么都不顾先把晶吃了再算。到时,晶一定会狠死他。不希望两人关系走到那一步的海人,在尽最大努力压抑自己的欲望。
“听我说,晶。”
原本拼命挣扎的晶听到海人叫自己的名字,居然静了下来。海人第一次不是连名带姓地叫自己,明明是自己的名字,听亚纪人,左安良他们叫没什么特别感觉,但听海人叫却让他的心湖泛起莫名的波动。接下来,海人要说什么呢?
晶红着脸与海人对视。难得见海人一副认真的样子,好想正要宣布重要的事情。突然,晶有点期待海人要跟他说的话。
“晶,你是喜欢我的。”海人就是海人,连告白都特别……特别霸道。
“吓?”
这算什么?告白吗?但没见过人告白不是说我喜欢你,而是说你是喜欢我,而且还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哪来的自信啊?晶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失望地看着海人。失望?他又不期待海人的告白,干吗要失望啊?难道,他真的如海人所忘说的喜欢着他?!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还在打击中的晶也就没有意识到海人进一步的动作。当他回过神时,衣服也基本被脱光了。
“哇啊!你,你要干什么!?住手啦!”
不满晶的挣扎,海人俊美的脸蛋变得有点狰狞,下手也变得不分轻重了。粗暴地把晶身上仅余的遮蔽物撕毁,伸手摸向腰间的鞭子,想用它来让胯下的小兽安静下来。
发觉到他的举动,晶死瞪着海人,快要逸出眼泪来的金色眸子带着惊恐和不服输的倔强。
“鳄岛海人!我郑重地警告你,要是你敢用手中的那东西对待我,我宇童晶发誓,管你是什么人,我一定用你的血来祭我的道!”
晶的狠话唤回了海人的理智。海人清楚,晶说得出做得到。自己也是的,刚才还想着要对晶温柔,但不知为什么,一碰到晶就冷静不下来,温柔什么的被一下子忘得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有怎么占有晶,让晶真正属于自己的想法。晶是唯一一个让自己容易起虐待冲动却又能及时刹车的人。
“好。我不用就是了。”手一甩,把鞭子扔到一旁。海人爱怜地抚摩着晶光滑的脸蛋。
“给我,可以吧。”
海人低沉地声线在晶耳边呢喃着,刚才的恐惧在海人顺从地扔掉鞭子时已经消失。被海人抚摩过得地方发烫着,心口也扑扑地跳个不停。怎么办?理智告诉晶要拒绝。再这样下去,身体和心灵都会失守。但拒绝的话他居然说不出口……他不讨厌海人的抚摩。没有了会被虐待的恐惧感,他的身体居然变得渴望海人的碰触。或许,正如海人所说,他是喜欢着他的。只是之前一直抗拒暴力,所以才不让海人碰自己。如过,如过海人答应让步的话……
“海,海人。”如果,海人愿意温柔地对待自己,他可以考虑一下。“你,你能答应我,不做过分的事吗?不对我使用暴力。”
海人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是不想答应,但叫一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一下子改掉习惯是没可能的。但难得晶的态度软化,海人不想失去这次难得的机会。先答应晶吧,之后的事,之后再算。
“好 。我答应你。”
细咬着晶敏感的耳朵,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激着晶的神经。
“啊!不……”虽然对于海人的碰触毫无招架之力,但晶还没忘记要说的话。“还,还有啦,你先停手听我说完!”
“还有什么了?”被打断好事,海人当然心里不爽,可是在这个节眼得罪晶,也就很难继续下去了吧,所以无奈地也就只好听他说完。海人疑惑他的忍耐力和耐性都是这样被晶训练出来的。
“还有的是,在,在做……做那种事的时候,”说不出难为情的字眼,只好略略带过,但事关以后的“性”福生活,他不得不跟海人约定好。“不准用奇怪的东西。”也就是说不准玩SM。
“我尽量。”他很喜欢晶没错,但性格的缺点不是说改就改得了就是了……吃了再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PR]

by huolisa | 2007-08-18 17:10 | 同人文

撒点土

懸賞 2007年 08月 17日 懸賞

今天终于决定了,留在广州工作……
我和妹妹都希望能去远一点,抗拒佛山,抗拒父母的束缚,可是我们都心里清楚那种以爱为名的束缚正是我们这些任性女儿最大的退路。
妹妹选择复读一年,我则选择继续之前的行业……

未来究竟如何谁都不知道,今天的选择会带来如何的结果也没有人能回答。舒服的生活虽然吸引,但心灵的自由也是很重要的。

努力工作吧!自己不吃害得拿出一半人工租房啊OTZ
[PR]

by huolisa | 2007-08-17 22:13 | 碎碎念